中国政府网:深切哀悼抗疫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


彭博前述报道称,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主任安德烈·科图诺夫(Andrey Kortunov)表示,俄罗斯和沙特可能会在4月6日举行的OPEC+会议上达成限制产量的协议,旨在将油价提高至30美元。“30美元比20美元要好得多。”他表示, “没人预料到油价会跌得如此之深。”科图诺夫同时强调,俄罗斯产油商参与减产的前提是,作为全球最大原油生产国的美国也必须参与其中。即便特朗普不能正式承诺要求独立产油商减产,也应为此创造便利条件。低油价已经摧毁了美国产油商,让全行业丧失经济性。

来自俄罗斯产油商的四位知情人士称,俄罗斯可能会同意与沙特及美国的三方减产协议。

在被问及俄罗斯是否会参加4月6日举行的OPEC +会议时,佩斯科夫没有提供答案。

不过,关税和贸易壁垒的疗效注定是短暂的,因为这些手段拯救不了因疫情蔓延而急剧萎缩的全球原油需求,无法彻底扭转行业寒冬。新华社利马4月3日电 据秘鲁RPP电台报道,秘鲁南部万卡维利卡省近日有16人为预防新冠肺炎误饮假酒而中毒死亡。

一天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已与沙特王储通话,且沙特王储已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谈过话,自己“期待并希望”他们将削减大约1000万桶甚至1500万桶原油产量。尽管这则表态后来遭到俄罗斯与沙特的澄清,仍点燃了市场乐观情绪,国际原油期货周四一度暴涨近50%并在收盘时创出纪录最大单日涨幅。

多方消息显示,OPEC+或将于下周一(4月6日)举行紧急视频会议讨论救市。该联盟正急于敦促原组织成员之外的产油商也加入到大幅削减全球原油产量的行动中。一位OPEC+代表透露,全球产油商每天减产1000万桶是一个现实可行的目标——这也正是特朗普前一日在推文中提到的数字,虽然他混淆为这是沙特与俄罗斯的合计减产量。国际能源署(IEA)署长法提赫·比罗尔(Fatih Birol)认为,减产1000万桶/日“可能是个好的开始”。不过这还是不够,因为“第二季度原油库存将增加1500万桶/日。”

另外,HU7976机组的其他抵京乘务人员已安排集中医学观察。

该省卫生部门证实,当地一些居民从一家小商店购买了一种甘蔗制作的酒,他们认为这种酒可以预防目前正在秘鲁迅速传播的新冠肺炎。然而,这些人在饮用这种假酒后出现中毒症状,被送往医院救治。自3月28日起,已陆续死亡16人,目前仍有14人因症状严重住院治疗。

按照计划,特朗普将于周五会见美国一些大型石油公司的负责人,讨论政府如何帮助该行业度过一场史无前例的石油危机。“我将在周五与产油商会晤。我还将在周五或周六与独立产油商见面。也可能是周日。我们会举行很多的会晤。”

另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美国页岩油开采企业建议美国政府采取包括制裁在内的必要措施,旨在逼迫俄罗斯和沙特减产。“美国页岩油企业开始进行有攻击性的院外活动以支持对沙特和俄罗斯采取新一轮制裁措施,他们呼吁白宫威逼产油国缩减产能以保持国际油价。” 报道称,美国页岩油生产企业的提议包括加征进口关税和暂时放弃禁止外国船舶在美国境内港口间运货的琼斯法案(海运商业法案),因为这个法案会让美国石油比进口石油更贵。